改革17年输配电价不降反升 媒体:不能总是 糊涂账

改革17年,输配电价不降反升

▲制图:侯进雪

2020年厂网分开,当时全国输配电价平均下来不到0.11元/千瓦时,现在已达到0.22元/千瓦时,南方电网的输配电价甚至还高于0.22元/千瓦时。这对应着多少钱呢?现在每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7万亿千瓦时,其中通过国家电网和南方电网销售的在6万亿千瓦时左右,输配电价上涨0.11元/千瓦时,相应的总费用就高达6600亿元。那这些钱上哪去了?没人能说得清。 在日前召开的 中国能源政策研究年会2020年启动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总体框架—— 管住中间,放开两头 的关键一环,输配电价改革因条件相对成熟、推进相对容易,成为此轮改革的重要突破口。早在2020年,输配电价改革就已在深圳开始试点。2020年,全国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已经全面完成。当年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此基础之上明确提出,要 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,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 。但事与愿违,截至目前,输配电价 不降反升 、成倍增长,原因何在?

17年来,每次电价调整,输配电价就会提高一点,这一部分成本最终不但没有降下来,反而成倍地翻了上去

电力体制改革的总目标是让电力回归商品属性。现在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?电力要回归商品属性,无论在技术上、经济上,还是在体制上,都是绕不开电网企业的。 陆启洲说。

据记者了解,电网企业在电力系统中负责搭建电力输送网络,并收取相应的 过网费 ,类似于高速公路收取 过路费 。此前电网的盈利路径是赚取 差价 ,即电厂首先将电力按照国家规定的价格卖给电网,然后再由后者按照国家规定的价格卖给用户,电网作为 中间商 ,通过购销差价获得收入。但长期以来,我国电网企业 过网费 的核定是笔 糊涂账 ,负责定价的国家主管部门也不十分了解其具体构成,这反过来影响了购销电价的制定。当前输配电价改革的核心便是厘清各类成本、把账算清,进而为发电厂和电力用户的直接见面提供公平、合理、透明的价格信号,为电力价格的市场化铺平道路。

基于此,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输配电价改革提出了 推进省级电网输配电价改革,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 的明确要求。但现实却与此相反。 从上一轮电改到现在17年来,每次电价调整,输配电价就会提高一点,这一部分成本最终不但没有降下来,反而成倍地翻了上去。 陆启洲说。

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2020年、2020年发电企业平均上网电价分别约为0.356元/千瓦时和0.374元/千瓦时,几无波动。

电力用户要为规划中的、还没有投运的线路付费,这个事情很有争议,也是导致输配电价偏高的原因

(责任编辑:金殿棋牌游戏)

本文地址:/faredianlan/20200629/8061.html

上一篇:OLED电视抱团争夺 核心位置
下一篇:创陞控股飙逾1金殿棋牌app0%再破顶 九日累涨1.3倍